东北之旅(17):扎赉诺尔博物馆

浏览次数:153 /

东北之行(十七):扎赉诺尔博物馆

我们去的那一天,我看到一个被蜡像吓了一跳的孩子,看到保安坐在椅子上,跑过去茫然地看着它。然后试图触摸它。“这不是假的,是吗?”那么你可以想象到,保安的反应是什么呢?孩子是认真的,保安生气了,然后人群高兴了,谁也忍不住,大厅里爆发出一阵笑声。我想这已经不是保安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了。

东北之行(十七):扎赉诺尔博物馆

东北之行(十七):扎赉诺尔博物馆

如果你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不知道是蜡像,你会被扎赉诺尔博物馆吓一跳,但绝对不是因为蜡像太粗糙,让你害怕地狱,而是因为它们太逼真,让你怀疑自己遇到真人,瞬间划过,所以你会害怕,那种有点吃惊的恐惧,而不是完全的恐惧!

17.扎赉诺尔博物馆

历史文化馆里的沱坝鲜卑历史和北方羌族历史最吸引我。我觉得能在呼伦贝尔这片土地上生存下来的人是勇敢的,不容易的,因为他们一年要与近8个月的严寒作斗争,他们是幸运的,因为呼伦贝尔的土地如此辽阔,呼伦贝尔的风景如此迷人。总之,在我眼里,这片土地和这片人民,无论是古老的还是现在的,都充满了神秘。

东北之行(十七):扎赉诺尔博物馆

我们去的那天,我看到一个被蜡像吓到的小孩,看到保安坐在椅子上,就跑过去茫然地看了一眼。

刘菁,1980年生,山东省胶州市李岔镇人,2003年毕业于沈阳农业大学,现居江苏扬州。2016年出版了本土散文集《小时候》,2017年出版了青春爱情小说《毕业在东,爱情在西》,2018年出版了植物科普作品《妈妈教我认植物》。

我们去的那一天,我看到一个被蜡像吓了一跳的孩子,看到保安坐在椅子上,跑过去,茫然地看着它。

入口处有一个很大的篮子,每个人都往里面放了矿泉水。我怕出来的时候会糊涂,所以有点难。我的孩子想出了一个主意,说,“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撕掉瓶子上的标志呢?”

呼伦湖生态湿地馆内有大量的动植物标本,还有蜡人制作的蒙古族人民生活场景的再现。关于植物标本,我个人认为可以借鉴现代模拟技术,使其更加逼真。毕竟,草原上的主要草本植物并不多,干燥后的标本又黄又平,不够生动。可以制作成仿真,让大人和孩子更好地了解草原植物,记住它们的名字。